薄荷如梦

这里如梦,叫什么都可以。凹凸cp主吃安雷瑞金,逆家拆家天雷!!!(天雷滚滚的那种)
文笔渣,请多关照。lof随便日(目死)

光明会刺痛你的双眼,而黑暗不会。

瑞金 我的网恋对象怎么和我发小那么像

  日常ooc

是瑞金的学院网恋pa,和之前的安雷是同一个时间线!

沙雕注意,只有结尾稍微正经了一点

  你永远不知道跟你聊天的网恋对象会是谁,可能是你姐,也可能是你发小。

  “凯莉凯莉,我觉得我恋爱了!”

  “哈?”

  金他傻掉了吗?震惊中的凯莉如是想到。

  “你看,这是我对象!”金把手机屏幕放到凯莉面前,凯莉只看了一眼,qq的顶置只标注了“对象”两字。

  “你不怕又是你姐来督促你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吗?”凯莉别过头:“好了伤疤忘了疼啊。”

  “这次绝对不是!”金有点着急地争辩起来:“上次只是意外!你看烈斩他和姐姐的对话方式根本不一样的!”

  “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的。”凯莉把头转向一旁的格瑞:“格瑞!你发小他又恋爱了!”

  那一刻格瑞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怎么,不管管啊。”凯莉看着格瑞越来越精彩的脸色,朝金的方向指了指:“再不管管你心选就要被别人拐走咯!”

  “没事,”格瑞稳下心神:“我也网恋了。”

  凯.搞事.莉收到了一定惊吓。

  “哪位啊,那么厉害能把你钓到。”凯莉凑过去看了看格瑞的手机。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这不是金的对象吗?!

  “我觉得,”凯莉把头扭过去,看了看正在给他对象发消息的金,又看了看一旁的格瑞:“你心选应该还没被拐跑,换句话说,某种意义上你已经钓到你发小了。”

  “哈?”

  格瑞陷入了一片迷茫之中。

  今天是金要和他网恋对象见面的日子。

  两人真的很巧,恰好在同一地区,除了日常对象有点忙,基本每天都可以上线聊聊天通通电话。

  终于,对象发出了见面的邀请。地点是他放学后经常会去的咖啡店。

  金早早地起了床,发小格瑞似乎也有事,把热好的早餐留在桌上就走了。他只好一个吃完了早餐,向姐姐打了声招呼跑出了家门。

  距离咖啡店还有一个红绿灯的时候,金看见了自己的发小坐在咖啡店里,似乎在等什么人。

  好巧不巧,他正好坐在对象约好的位置,穿着对话中描述的服装。一个大胆的设想浮上了金的心头,他急忙打电话给自己的朋友。

  “我一直都知道啊。”电话那头出来朋友略带不屑和疑惑的语音:“难道那个人是你发小,你就不能喜欢上他了吗?好好想想,你到底为什么会和你对象在一起。”

  手机传来忙音,朋友把电话挂掉了。金在距离咖啡馆一条斑马线的位置开始思考起了他从未想过的问题。到底是为什么要和对象在一起呢?是因为他给自己的感觉很像发小。

  一种他从未意识到的心情逐渐从心口萌发,那是可以被称为“爱”的情感。
  红灯转为绿灯,金朝着咖啡厅奔去。
 

安雷 不给糖就捣蛋

日常ooc

是现代pa的人类安×魔法师雷

万圣节贺文,短小注意!


  “不给糖就捣蛋!”门外的人穿着法师的袍子,露出一个调皮的笑容。

  “现在晚上九点了。”安迷修打开门,迎接自己的恋人:“你不怕被别人发现吗?”

  “怕什么,”雷狮向安迷修做了个鬼脸:“反正今天是万圣节。”

  “有事先备好糖果吗?”

  现在是晚上九点,自诩骑士的人类和童心未泯的魔法师在门口交换了一个巧克力味的吻。

  “出去走走吗?”

  虽然没有弄懂恋人想干什么,但是安迷修还是跟着雷狮走出了公寓。

  街上的人很多,中心广场似乎邀请了知名偶像,两人不得不紧紧地握着对方的手避免走散。

  雷狮的体温一向偏低,但安迷修的温度却源源不断地传到自己手心,温暖得和他的人一样。

  “你不会是叫我出来看表演的吧?”安迷修环顾四周,问道。

  “你猜猜看啊~”雷狮难得没有生气,似乎心情很好。

  “今天,有送给大家的礼物哦!”台上的偶像结束了表演,微笑着对台下的观众说道。

   “安迷修,我有礼物送给你。”

  一朵礼花在空中炸开,点亮夜空,也照亮了眼前的人。

  “不给糖就捣蛋!”

  有什么砸到了安迷修的头,紧接着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句:“是糖果雨啊!”

  是糖果,数不清的糖果从天而降,安迷修捡起一颗紫色包装的糖,和自己的恋人再次交换了一个葡萄味的吻。

  “糖甜吗?”雷狮舔舔嘴唇,葡萄酸甜的滋味还残留在舌尖。

  “再甜也没有你甜。”安迷修笑着,用力地亲了一口雷狮:“万圣节快乐。”

  “万圣节快乐,my love.”

 

 

 


10粉了!

虽然还是很少粉但是很开心!!!所以可以快乐点梗了!cp看tag,不会开车所以麻烦各位小可爱体谅一下吧谢谢了!!!


安雷 迟来的腻腻歪歪

日常ooc

现代pa的新婚夫夫安雷

因为评论区里有人说想看后续所以出现的短小产物


  “我当年就不该帮他们两个一把!”凯莉举着一瓶啤酒在KTV包间里喊道。

  “别这样,”安莉洁喝了一口柠檬汁:“你都是成年人了。”

  “他们现在天天腻在一起你侬我侬我眼睛都要瞎掉了!”凯莉把酒杯哐的一声砸在桌上:“还有没有天理啊!”

  “难道你打算和新婚夫夫讲道理吗?”

  “艹。”


   “啊啾!”雷狮打了个喷嚏。安迷修见状给他披上一条摊子:“早跟你说过不要吹那么多空调。”

   “我绝对没有感冒,”雷狮向后一倒,直接躺进安迷修怀里:“说不定又是谁在背后说我坏话。”

   “好好好。”安迷修叹了一口气,在雷狮额头上落在一吻:“你长那么好看,说什么都对。”

   “哼。”雷狮稍稍得意了一下,把自己的左手伸到安迷修跟前:“我的戒指好不好看?”

     安迷修拉过那只手,落下一吻:“好看。”

     无名指上的祖母绿折射出瑰丽的光芒,正如另一只手上的紫水晶也闪闪发光。

安雷 迟钝者的告白

日常ooc

超级短小,是深夜摸鱼

学pa安雷酱,是很俗套的隐晦双向暗恋!

渴望拥有评论!


“你喜欢他,”凯莉握着那封轻飘飘的信,又一次重复她的审判:“你喜欢他。”

    起因是凯莉无意间发现的情书。大约是体育课的时候,凯莉因为身体不适回教室,无意间在雷狮课桌上发现了情书。

    没有粉嫩的颜色,没有浓郁的花香,甚至连署名也没有。凯莉起初根本看不出这是一封情书。情书的作者只是简单的在白色的信封上画了一个绿色的爱心。好奇心使然,凯莉小心翼翼地打开了信封,粗略地看了个大概,才得出了结论:这是一封情书。

    看的出情书的作者还是用心的,抛去内容,单单从字上来看这封情书也是不错的。凯莉盯着那字体看了半天,在脑内和班上所有女生的字体对比也没能看出是究竟是谁。随后只好掏出手机拍了个照片,又小心翼翼地把信封好放回雷狮的桌面,想着等回家再慢慢研究这封情书。

    只是她怎么也想不明白,是谁会傻到写情书不署名呢?

    最后还是安莉洁来了一句:“也许那个人根本没想过雷狮会答应呢?”

   这算是解答了情书的作者为什么不署名,但是会是谁呢?凯莉和安莉洁想不到会有哪个女孩子的字体像个男生一般带着几分刚劲。

   幸亏前桌格瑞是物理科代表,接着他的方便,凯莉拿着全班的作业对比了一遍,终于找出了作者。

   凯莉实在没有想到那个人是安迷修。

   尽管她听别人说过安迷修和雷狮是发小,和格瑞和金他们两完全不是一种人,他们几乎天天都在打架,几乎从校内一直打到校外,实在令人想不到爱情。

  时间线回到现在。

  安迷修露出了一个苦涩的笑容:“是啊,我就是喜欢雷狮。”

  “不过啊,他是不可能喜欢我的吧。”安迷修别过头看着天边,夕阳正发出最后的光芒,一点一点地沉没,消失不见:“一开始只是觉得他的眼睛很好看,然后是对他个性感兴趣,紧接着是对他个人能力的肯定,但是……但是不知怎么回事就变了味。”

    “我还记得那天正上着课,他没带课本,和我共用一本,课本放在两张课桌之间,我们两个人很近,他的手很白,骨节分明……大概就是那个时候察觉到我对雷狮的感情的吧。”

   安迷修叹了口气,吸了吸鼻子,似乎有点想哭:“安莉洁小姐猜对了,我从一开始就没想过雷狮会答应我什么的……”

   难怪你要在信上写什么”请不用担心,我并不是在等你喜欢我,而是在等我不喜欢你啊“凯莉暗暗想到。

    她沉默了一会儿:“难道你以为雷狮认不出做了两年同桌的字体吗?”

    “什……”这回轮到安迷修摸不着头脑了。

    凯莉从书包里掏出了一封信,那封信一样没有粉嫩的颜色和浓郁的花香,几乎和安迷修的情书如出一辙。安迷修盯着那封信,喜悦感几乎要冲昏头脑。

    那封信上画了一个紫色的心。

安雷【终将相遇】(二)

  *原创人物视角

  *时间线大约在大赛结束之后,以旁人的视角来看待参赛者们之间的故事。

  *安哥死亡预警

  *日常ooc

  *多cp,主安雷

  第二天

  今天早上的天仍是阴阴的,昨晚的雨下了整整一夜,现在整个墓园里湿漉漉的。

  我环顾四周,现在整个墓园除了我没有多余的生物了。我看着安迷修的墓,感觉昨天的事情就是我迷迷蒙蒙间的一场梦。我伸手去碰了碰墓碑,冰冰的,没有一点多余的温度,唯一让我感受到安迷修真正存在过的是他墓碑上的照片,黑白照片上的人一脸傻样,比着剪刀手咧着嘴笑。

  “早上好,守墓人小姐。”我转过头,安迷修站在墓园门口向我打招呼。“抱歉我这么称呼您,但我不知道您的名字。”

  “没事,就这么叫着吧。”我理了理衣袖:“我觉得这么称呼我还挺有趣的。”

  安迷修向我走来,他又一下子坐在了自己墓碑前的那堆花上。“安迷修,你们幽灵也会怕雨️的吗?”我想起昨天下雨时他急匆匆离开的样子,问道。

  “唔……不会。”安迷修似乎是忘了昨天的事。

  “那你昨天下雨的时候急匆匆地找避雨处干嘛?”我低着头,无聊地看着自己在水洼里的倒影。

  “大概是习惯了活着的时候吧,”安迷修笑笑:“毕竟人是一种脆弱的生物,会因为一点挫折就不堪一击,也会温度过凉过热就生病感冒。”

  “可尽管这样,我还是愿意成为‘人’啊。”安迷修轻轻抚上自己心脏的位置:“因为他们的感情是最丰富的,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想作为‘人’活下去,我还是想要再一次地去遇见他。”

  “我还是想要再一次地爱上他。”

  我沉默一会儿,看着墓园的墓碑:“安迷修先生,你和那个人是怎么认识的呢?”

  “这个问题啊……说起来我们明明就是对立的,我一直看不惯他的作风来着。”

  “像欢喜冤家那样吗?”

  “不,比欢喜冤家严重多了,我们根本就是宿敌,我是善,他是恶这个样子。”

  “那样的话,不就是像平行线那样,各走各的路,永远不会相交吗?”

  “是吧,我也觉得我会喜欢上他很不可思议,可事实就是这样,一个与我持相反观念的人对我也有等同的吸引力,更何况他本来就是一个极具魅力的人。”

  那样的话,在凹凸大赛里的,与安迷修对立又实力相当的,难不成是?!我打开了终端,搜索安迷修,在系统给出的资料里,我看见了那个名字。

  “其中,安迷修与排行第三的雷狮是宿敌。”资料上这么写着。

  “守墓人小姐看来是猜到了呢。”安迷修看着我:“很不可思议吧,我喜欢上了雷狮。”

  “还行,毕竟喜欢上谁那是你的事,和我没有关系不是吗?”我看站了半天腿稍微有点酸,思来想去最后干脆坐在了地上。

  “是呢,那么现在您还要听我们的故事吗?”

  “听啊,怎么不听。”我打趣着说:“听听大赛第四糟糕的恋爱史。”

  “我第一次遇见雷狮的时候,他正在欺负另一个参赛者。当时我就过去质问他为什么那么做,他笑了,说你跟一个海盗讲这些问题是不是脑子有病啊什么的。那时我虽然听过其他参赛者说过很多次有关雷狮或者雷狮海盗团的事情,但今天是第一次遇见。”

  “然后我就把他归入我所认为的‘恶’之中,我想他可真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恶党。我记得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雷狮现在山崖上,我和那个参赛者站在下面,我看见雷狮在笑,他的心情似乎不错。其实我看见他的第一眼想的不是那个参赛者的安危,而是那人的眼睛真好看。”

  “然后我们就打了一架,打的不分上下。”安迷修停顿了一下,苦笑着说:“看吧,我们两个是两个世界的人呢。”

  我想,这可真符合安迷修的性格,惩恶扬善,遵循他的骑士道什么的。

  “是呢,这并不是什么浪漫的邂逅。”我如是说道。

  我想起我之前说过安迷修和雷狮就像平行线,永远不会相交。可是并不是这样,那两根线因为双方的性格和另一些巧合,相交了。

  

  

  

  

  

  

  

安雷【终将相遇】

*原创人物视角
*时间线大约在大赛结束之后,以旁人的视角来看待参赛者们之间的故事。
*安哥死亡预警
*日常ooc
*多cp,主安雷

当我第五次走入墓园的时候,我遇见了一位幽灵。

第一天

      一开始我是不知道的,我只看见一位棕发的先生坐在墓碑前,坐在一堆花里。
       我知道那是谁的墓,那是大赛第四的墓,听说他在与创世神的对抗中死去了。
      “先生,请不要坐在别人墓碑前的花上,请尊重死者。”我看着他,冷冷地说。
     “抱歉,”他挠挠头,站了起来:“请问您是?”
       我看见花束从他的身体中穿过,我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走眼。
     “额……小姐,你在听吗?”
      “抱歉,我是这里的守墓人。”我抬起头,将目光转移到他身上:“您是?”
      “在下安迷修,如果可以的话,请称呼在下为‘最后的骑士’。”

       这什么恶心帅……

      “这个笑话可不好笑,先生。”我冷冷地说,虽然我没有参加过凹凸大赛,但我好歹还是知道大赛第四的名字的。
      “在下没有开玩笑,在下就是安迷修。”棕发的男人似乎有些着急,我皱了皱眉,想要把这家伙拉出这里。
        然而我的手什么也没抓住,我的手穿过了他的身体。
      “这是你的元力吗,先生?”我又试了试抓住他的手,依然不行。
      “不是,在下就是安迷修。”他辩解着,末了又补上一句:“小姐您如果不信的话大可以去比对墓碑上的照片。”
        我绕过他,在墓碑前蹲下,看了看那张黑白照片又看了看他,没能在面部发现什么不同。我趁机打量了一下他,他看起来长得还挺英俊的,特别是那双眼睛,我不会什么特别华丽的词藻,但那双眼睛让我想起了森林。

       “Anmicious,是你的名字?”我算是承认了他是一个幽灵的事实。随后我看见了墓碑上的英文名。
       “啊,准确来说是我的名字翻译过来的,可能他们觉得这样比较有美感吧。”安迷修笑笑,说道。
       “如果你真的已经死掉了的话,那你现在算什么呢?”我站起身,打量着他:“幽灵吗?”
       “大概是吧,在下好像什么东西都触碰不到呢。”安迷修看了看自己的手,尝试着去触碰墓碑,而他的手又一次穿了过去:“看来试几次都是一样的呢。”
      “看来你真的是个幽灵呢。”我看着略微有些阴沉的天,等会儿是要下雨了吧。
      “大概吧。”安迷修说,他似乎不在意他是什么东西。
      “不过,幽灵不是应该去转世什么的吗?”我看着安迷修问道。
        安迷修抱歉地笑了笑:“可能在下有什么执念太深了吧。嗯……或者说是愿望。”
       “执念?”我咀嚼着这两个字:“大仇未报、还是做了什么后悔的事,又或者是没有把心意说出去?”
      “在下在大赛里喜欢上了一个人。”安迷修的脸上露出一个笑容,这笑容有些苦涩的味道。
      “你后悔死掉了吗?”我问道。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这个问题实在太傻了,怎么可能不后悔呢。我想。刚刚的墓碑上标了他的年龄,他才十九岁,也就比我大一点儿。
      “非常后悔呢,不过也算是心甘情愿。”安迷修的表情像是有些难看,他似乎是有些想哭了,可他仍是维持着那个笑容。
     否则他怎么会在这里呢?
      “就算重来一遍,在下也会去为挚爱付出生命的。”安迷修说。
      “你可真是痴情。”我评价道。为挚爱付出生命真的值得吗?我想。
      “在下发誓过啊,骑士道第九条:我将对所爱至死不渝。”安迷修说,我有点想吐槽他居然沉迷骑士道,可这毕竟是他的信仰。
        他为什么要参加凹凸大赛呢?我想,明明是那么残酷的大赛,一个几年来都没人回来的大赛。我想没有人回来不是最惨的,也许对安迷修来说很可悲的是他在这里喜欢上了一个人。
       在这个这么残酷的大赛里喜欢上了一个人,就像是在自掘坟墓。
       我想起了很久之前忘了在哪里看到的一句话:“世人都偏爱大团圆,可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大团圆啊。”
       是啊,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大团圆呢。

       天色逐渐暗淡了下来,下雨了,淅淅沥沥的下着。我撑开伞,但雨实在有些大,不管怎么样还是有雨飘进来,令我惊奇的是安迷修,他用手遮住头寻找着避雨的地方。
        “明天再见了小姐!”安迷修对着我喊到,随后离开了墓园。
        幽灵也会怕雨的吗?

瑞金【猫】

     文章的时间线大概是在大赛快要结束的时候。
    我也不知道我写的是什么样的瑞和什么样的金 
    小学生文笔,见谅。
    祝阅读愉快,并发出渴望评论的声音

        我捡到了一只猫,原来凹凸大赛里还会有这种东西的吗?
        这是一只橘猫,长着橘黄色的皮毛还有一双浅蓝色的眼睛。是天空一般的颜色,和金的眼睛几乎是一样的。我冒出这么一个想法。
        如果金在这里的话,他可能会抱起它,然后看着我,可怜兮兮眨巴眨巴眼睛:“格瑞格瑞,我们养它好不好!”
        然后我可能就会经受不住金的目光,叹一口气跟他说:“随你了。”
        我决定养它,大概是因为它的眼睛吧。
        太像了,以至于我看到它就想到金。
        现在已经接近大赛的尾声,剩下的都是强者,带着一只猫无非是拖累自己。可我还是执意要养它,尽管这会带来很多不方便。
        每次我都要把它锁在我临时的住处里,以防它跑出去一去不复返或者被其他参赛者杀死。而这是它就会不停地叫,咬着我的衣袖不让我走,每天都是,似乎一点也不会烦。就像金以前拉着我的衣袖在那里嚷嚷:“格瑞格瑞,你要去哪?带上我嘛!”
        好在这只猫不挑食,什么都吃,不然再分出精力给它寻找食物实在是太麻烦了。

       大赛进入了前十的角逐赛,场地也更加荒凉,这几天里我也见证了不少强者的陨落,从海盗团的解散到嘉德罗斯的孤独,尽管残酷,                         可我不得不承认,这就是凹凸大赛。
        这就是凹凸大赛。

       只剩下两个人了,只剩下我和嘉德罗斯了。我握紧了烈斩,就在前天,排行第四的骑士和第三的海盗从排行榜上消失,据说是同归于尽。据说他们是笑着离开的,就像是得到了解脱。
       也是,有时死亡就是这样的。

        马上就要和嘉德罗斯决斗了。
        在这最后的时刻,我无可避免地开始思念金,回想起大赛刚开始的时候的样子。我应该是太孤独了,抚摸着我的猫。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觉得它看着我的目光有点悲伤。

        武器碰撞的声音,狂风呼啸的声音,我闻到了铁锈味,不知道是嘉德罗斯的伤还是我的伤,或者我们两个都受伤了。
        我们的武器又一次碰撞在一起,天崩地裂,数百里的战场被夷为平地。我喘着气,喉咙间涌上一阵腥甜。
        可我不能输,绝对不能。我的眼前略过了金向我微笑的脸。

       我想我大概是赢了,我看见审判长向我走来,宣告我的胜利。我的脑袋昏昏沉沉,感觉几乎要睡着。我想起我的猫,它现在在哪里,它还好吗?它有没有受伤?
        我实在疲惫,于是轻轻地闭上了双眼,在这昏昏沉沉,半梦半醒的时刻,我听见了金的声音。
        “格瑞,忘了我吧。”

安雷【记忆】

是现代pa,安哥已死亡,雷总因为某些机缘巧合重温两人的记忆。
我觉得这是个开放性结局,我们不知道保留了记忆的雷狮会不会和安迷修再次走到一起。
以上可以接受的话,祝食用愉快

        “爸,妈,这是我的男朋友。”雷狮从一片黑暗中,愣愣地看着安迷修将自己介绍给他父母。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了?雷狮愣愣地想。真糟糕啊,为什么会旅行到这里呢?
        明明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啊。

        周围都是漆黑的,只有展示记忆的那一片发着微光,像是一个电影院,而雷狮就是里面唯一的观众。

        雷狮麻木地看着这一切,随后闭上眼,进入下一个时间节点。

       “诶雷狮,你打算去哪所大学?”这又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呢?雷狮思考着。啊,这是高中的时候,安迷修和雷狮在高考前的闲聊。
        “去凹凸大学吧,你呢。”
        “我跟你去同一所大学。”
       雷狮沉默地看着,嘴角微微上扬。

      下次会去到哪个时间节点呢?雷狮悄悄有些期待的闭上了眼睛。

      “雷狮,我,我喜欢你!就是,就是想要成为恋人的那种喜欢!”雷狮看着屏幕上的安迷修,即使时隔多年,他的心脏仍会为此剧烈的跳动。雷狮记起这是高二的时候,因为紧张而面红耳赤的,向雷狮告白的安迷修。
     “噗。”雷狮看着这一切,不由得笑出声。“像个傻子一样啊安迷修。”

      雷狮闭上眼,下一次会是初中的时候吗?他暗暗地想。

       “诶雷狮,你选了文科还是理科。”这是初三的时候,安迷修在中考前的提问。
        雷狮有些伤感,他那时选了理科,而安迷修选了文科。不过好在他们最后考到了同一个高中,只不过是不同的班而已。虽然走了一些弯路,不过最后他们最后还是走到了一起。

      “真糟糕啊,为什么要看这些东西呢?”雷狮鼻头一酸,眼眶红了起来。

        他不会忘记的,怎么会忘记呢?他的安迷修,独一无二的安迷修,已经不会再回来了。
        如果他早一点拉住安迷修的话,如果他不跟安迷修闹脾气的话,如果……
可是没有如果,雷狮蹲下来抱住自己,安迷修是不会再回来的了。

       眼前闪过耀眼的白光,雷狮又一次闭上了眼睛。

       等雷狮再睁开眼,他正坐在座位上,看样子是时间点在初一刚入学的时候。
       等等,雷狮想,他初一的时候是和安迷修同桌的。但旁边还没有人,那安迷修在哪里?
       有人拉开了椅子,雷狮抬头,正好对上那人翡翠一般的双瞳。
“你好,请多指教。”

安雷【不为分手为目的的吵架都是在秀恩爱】

是现代pa,安雷交往同居前提      
日常ooc
以上可以接受的话,祝食用愉快

       我的朋友最近有点奇怪,他总是会走神,总是在看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还算好的了,严重的时候他会忽然笑出声然后笑了一会儿又忽然停住面无表情的陷入沉思。
       他是遇到什么事了吗?

        安迷修和雷狮吵架了,他们陷入了冷战。
        起因是雷狮和他的朋友出去玩了,玩到深夜才回家,而这些他都没有跟安迷修说。
        安迷修一个人在家担心的要死,向人家发信息也不回,打电话也不接,最后终于呆不住出去找雷狮,等他找到雷狮的时候雷狮正在酒吧玩的正嗨。他沉着脸把喝的微醉的雷狮拉回家,问他为什么去玩的这么晚,说他很担心他。
        似乎是雷狮先说了句:“又关你事?”这点燃了安迷修的怒火,他立刻顶了回去。接着他们就开始吵架,声音一声比一声大,最后几乎是吼的。两个人都面红耳赤想要骂过对方,什么狠话都说了出来。
        这成功的使两个人都伤透了心,吵到最后的结局就是雷狮愤怒地摔门而去,砰的一声隔绝了所有声音。安迷修心里也不好受,但他正在气头上,他不想去找雷狮,转身一摔门也进了自己房间,再睡梦里迷迷糊糊地想着说不定雷狮明天就回来了。

        雷狮有点后悔昨天向安迷修那样大吼大叫了,但他还在赌气。自尊心强决定了他绝对不会向安迷修低头认错的事实。
        从前几天和安迷修吵架开始,他就一直待在卡米尔家,也不出去,就无聊的刷着手机。
       卡米尔一早就出去上课了,他无聊地待在家里,直到中午饿了才出去吃饭。他满脑子都是安迷修,走到某条熟悉的街都会想起安迷修。好像哪里都有安迷修一样,雷狮自嘲地笑了笑,随即又想起似乎哪里都被有关安迷修的记忆占满了。
        真糟糕啊,雷狮。你怎么总是这样呢?和安迷修在一起的时候你总是嫌他烦,可等到你们俩冷战了你却又满脑子都是他的好了。
        安迷修,安迷修。雷狮念叨着这个名字。你真是太讨厌了。

        和安迷修先生聊了聊,他说他和他的恋人冷战了。他的恋人已经几天没回家了,他很担心,但碍于面子又不肯去找。
       真是让人无语呢,无奈之下,我决定帮他找找他的恋人,就当是做好事吧。
       他说他的恋人有黑色的短发,带着长长的头巾,还有一双很漂亮的紫色眼瞳,还穿着兜帽衫,很像儿童卫衣的那种。还特别喜欢海,励志成为宇宙第一海盗。
       恕我直言,这对情侣可能心理年龄只有三岁吧。
       既然安迷修先生的恋人喜欢大海,那应该会去沙滩那边看海吧。这么想着,我走到了沙滩那里。远远的,我看见那里确实站着一个人,有长长的头巾和黑色的短发,穿着兜帽衫。但我只看见了背影,那个人没有回头,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长着一双紫色的眼睛。
       于是我拍了个照发给安迷修先生,他说是的,他现在要去找他了。
        在这一刻,我想起一句话。
        不为分手为目的的吵架都是在秀恩爱。

        雷狮一个人在沙滩上,安静地看着如火的夕阳沉入海底,已经是傍晚了,天空正在染上深蓝。
        他也应该走了,在雷狮转身的前一刻,他听见了熟悉的声音。
        “雷狮!!!”
        太熟悉了,雷狮回过头。正如他所料,是安迷修。
        安迷修跑过来,一把握住雷狮的手,把他拉进自己的怀里。
        太安静了。雷狮想。安静地只听见自己的心跳,扑通,扑通。
        不,不对。还有另一个声音。雷狮反驳自己。
        安迷修凑到雷狮耳边:“雷狮,我找到你了。”